老知青网杂 谈 贴 吧无华风采 → [原创]不误正业(上)


  共有8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

主题:[原创]不误正业(上)
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党项人
  1楼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少尉排长 帖子:196 积分:2071 威望:0 精华:1 注册:2017/1/19 16:48:00
[原创]不误正业(上)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9/8/16 12:26:00 [只看该作者]

 前几天信步之时偶见一只天牛,经辨别后认定它的官称是杨红颈天牛。这可是一种危害甚大的害虫,尤其是对杨树林木,往往能造成毁灭性打击。

    我饶有兴趣的将逃窜的它拍了下来发到网站,有朋友在称赞之余也问我“你一个警察咋接还懂的这个?”

    朋友问的好,的确是一个警察咋接还懂的这玩意呢?这不是不务正业嘛!否也否也,斗胆请朋友们看完这篇博文,就知道我这是不误正业!

    说起这事还真是有趣呢。虽说是往事如烟,但自己走过的革命征程,也值得回首一番呢。因为,这是自己曾经走过的路!每一步都浸满了自己的血汗!故我决心把能回忆起的往事写出来,尤其是我咋接认识杨红颈天牛的经过,顺便也解答了朋友们的疑惑。因为,那是我从警生涯中的组成部分!

    我肯定曾是人民警察的一员!如今虽然退休多年,但最终退休时,就是在警察岗位上退休的。回顾从警几十年生涯,先后当过治安警,消防警,法制警,更当过破案子的刑警。内部行话说一个警察,如果没有当过刑警破过案子,那就算没当过警察。我当过刑警破过案子,所以有幸算当过警察。只是以后还有内部行话虽然当过警察但没穿上白褂子,那算白当了警察。我因反对不健康势力被暗算结果没有穿上白褂子,所以呢,最终也算是白当了警察!哈哈哈!

    言归正传,还是说我这警察还有认虫辩“牛”的本领是否算不务正业吧。其实,这如同“干部交流正常”般的一点都不奇怪,更不是不务正业!而是不误正业!因为,我当的是林业公安警察如今叫森林公安警察!

    林业公安警察,这个称谓就说明了他与其他公安警察是有区别的,因为公安警察前面有个定词“林业”!林业警察,是我国公安人民警察队伍中的一员,是我国铁路,交通,民航,林业,海关等行业公安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    与公安不一样的是,林业公安警察的管理体制是所谓的双重领导体制。即人事财务等归林业部门领导,公安业务归公安机关领导或者指导。当今社会,无论啥队伍啥人,要想能顺利管理,关键是人事财务权!既然林业公安警察的人事财务管理是林业部门,当然就得听从林业部门指挥。既然如此,那林业部门安排林业公安警察工作,做为林业公安警察来说,就是一个字:干!

    既然干,那林业部门的所有工作,如果领导因工作需要安排给林业公安警察做,做为林业公安警察,那也只能是一个字:干!尤其是林业工作有其特殊性,比如造林育苗工作,比如森林防火工作,等等,这些受季节影响的,那件件都是龙口夺食,紧迫的很,所以,领导安排我们这些林业公安警察去做这些工作,那太平常啦。这多年过去了,行将就木的我还能识别出杨红颈天牛,就是我当年做为林业公安警察,不仅抓捕过破坏森林资源的违法犯罪分子,还曾经抓捕过祸害林木的多种害虫,这里面就有杨红颈天牛,所以颇有印象,而且,就杨红颈天牛而言,当年不仅抓捕过百余只,还制作成标本呈送上级好流芳百世,故记忆犹新!

    那还是在小地方工作期间。一天刚上班,领导把我叫去,说最近省厅部署开展森林病虫普查工作“局里已派技术员去林校参加培训。考虑到这项工作时间紧任务重,加上要与所有林场苗圃乡镇打交道,光靠技术员还是有难度。所以局里决定由你负责这项工作!你必须向局党总支保证,按照上级要求完成任务。而且,你公安上那摊子事还得兼顾都搞起来。两不误!”

    好家伙,当年我从宝儿原调到小地方后,为做好工作曾函授林校中专课程学习,当时学习的课程里倒是有一门森林病虫害防治,但那点业余时间学来的知识能否能应付这项如天而降的大事,真是未知数。但我知道,这是组织上交给我的工作,是万万不能推脱的!实践早证明,不服从领导,没有好果子吃!无论是正还是反,无论是中外古今,概莫能外!这是极为宝贵的经验!

    我用几天时间,把涉及普查工作的规范等文件学习一遍理出头绪,草就出工作方案,报经局领导批准后即开展工作。

    普查工作能否成功,选定普查点是一个关键。根据规范要求,得在全市二十三个乡镇五个林场四个苗圃共设立一千余个普查点。如果这些普查点选准确了,那普查就贴近实际情况,不然,如果普查点被选在没植被没树木的地,那采集的数据就是空白。无法反映森林病虫实际。这方面,我是林业公安警察的优势就显现出来啦!因为,掌握社情,林情,山情是林业公安警察业务的基本功。得益于我对本地三情的熟悉,所以选点工作非常顺利,选定后特地先选择了几个有代表的点,先行调查采样,获得了第一手资料,证明选点是合适的,符合规范要求。看看,如果我不是林业公安警察事先不掌握三情,那这项工作还真有可能没那么顺当。

    普查不光是选点采集,还需要捕获大量昆虫,制作标本。按照要求,我们还得制作几种从虫卵到成虫的标本。所以任务还是极为繁重的。

    为捕获昆虫,我在南川林场场部附近的林缘边设立了一个灯光诱虫点,聘请专人负责诱惑捕获。我则利用普查间隙抽空筛选,挑选合适的虫体制作成标本。

    诱虫点设置时间一长,林场负责人就有意见啦,理由是嫌费电,甚至把看守人支走做他用。当时局领导得知后还给其写了个条子希望重视。人家还不高兴啦,私下说那让局领导来当场长算了。无奈之下我只好从百多里外的普查点连夜骑自行车赶到林场,找人家反复协商,好话差话说了好几萝。总算我是林业公安警察,在人家眼里,万一有了案子,还需要林业公安警察给他出力,正如一位大法师说的“自从有了林业公安,林业领导有了靠山”。人家深知林场的树被盗伐了,他再厉害,那破案抓人追赃,还得靠林业公安警察。所以,酒酣耳热时,人家拍了个板“行,就按你说的,那逮虫虫的事,我给你办了。不过,查们事先说好,以后有个案子甚的,我叫你你可别拿架子!”。我这才明白局领导当初派我搞这项工作的用意啦!

    逮住虫虫,如何识别?我没有系统学过昆虫分类学,如今只能现扎耳朵咧。在领导支持下,我利用多种途径购买了多部昆虫分类识别方面的书籍,学呗!记得当时还学了点拉丁文,如今还记得介壳虫的读法是“阿波莫儿法”。令我记忆深刻的是,一次我在省上开会学习,西林大刘老师给我们讲课,说周尧教授撰写的森林昆虫学对普查工作很有帮助,建议我们购买。但市面上根本没有。我遂请刘老师代信给在西林大工作的宝儿原战友请帮助购买。我回到单位不久就收到了战友寄来的书。正如刘老师说的那样,这本书对我的普查工作的确帮助很大。几十年过去了,对战友的关照,我仍然是感激不尽!

    当时按照上级要求,我精心采集制作了杨红颈天牛从虫卵到成虫的全套标本。为制作这套标本,我用了足足一年多的时间。并在某苗圃选定了十多株林木一一做好标记,苗圃领导非常支持这项工作,大方的舍弃了我选定制作标本的几十株林木,那,可都是钱呀!

 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