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知青网论 坛 公 益 活 动老知青微信 → 朋友,我想对你说


  共有2062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

主题:朋友,我想对你说
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湖南东山峰知青
  1楼 | QQ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少校营长 帖子:450 积分:4744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18/4/19 14:39:00
朋友,我想对你说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8/6/7 13:24:00 [只看该作者]

朋友、我想对你说句心里话

我觉得,人走到一定的年龄阶段,就应该具有处理和适应岁月惊变的能力。即使,再遇到什么变故、纷乱,也应该有一颗处变不惊的心态和一份进退自如的从容。其实,人度过的这一生,总会有不期而遇的温暖和生生不息的希望。生活不是一种刁难,而是一种雕刻。

守在生活的渡口,总感受到城市的喧嚣拥挤,在高楼大厦的掩映下,满眼都是我们疲惫的影子,生活的节奏太匆忙了。步入甲子之年后难免会有很多曾经的故事和连带产生一些记忆,但这些都以搁浅在我们的生命里,并且都蒙上了一种年代的朦胧感。曾经确认的那个熟悉眼神,习惯躲在一段时光里,成为你故事中流泪的对白,一个人悄悄恸哭一场,想起再无人可入心,一声叹息,唯有一个等字,拉长了思念,蹉跎了年华。多年后才懂得,最好的记忆,依旧是心里的那份等待。而你的等待,不是为了她能回来,而是要找个借口,去寻找一份过去的感受和一份别样的情怀。虽然人生的某个阶段还有未了的心愿,有些不甘,但你那份执着,那份等待,那份苦久的期盼!依然是在延续那个年代东山峰上甜蜜和苦涩的初恋,祭奠一份难忘的情怀,还有一种倾泄自己内心的某些不舍,揣怀一种几十年后想了解‘她’现在生活状况的刺激感,更带有婚姻后想甄别自己真正心仪人的某种心态,凡此种种,我能给予深深的理解和认同。

你下山后一路向前,在异乡的南方,远离了‘她’的季节,但放不下难舍的缘。或许,年龄改变不了你温暖记忆里的馨香,因为‘敏呀子’是你一世的眷恋。在情感的回忆里,尽管思绪内的岁月都荒芜了。但你心里始终不能遗忘的,还是她在山上深情的眼眸和内心深处那份柔软的感动。因此,你的思绪从那个年代起追逐至现在,还能把自己的感受和对‘她’爱的特征描绘得栩栩如生,精彩绝伦。并一直还在努力的关注和委托他人寻找、打探。我知道,你想找到她,很想跟她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,一来想听她那熟悉的声音,二来想看一看那张熟悉的脸蛋,三来想了解她过去和现在的生活状况,最想问她的是;她对你们关系的看法和态度。所有这些,你心里却又非常清楚,因为这是一个多么奢侈根本就不可能的想法,所以无论自己多难受哪怕是慢慢腐蚀到心底的疼痛仍然不抱遗憾,而且还没有随年龄、环境变化而发生变化,这种心态使我感慨万千。

你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,对于读书之人,我向来是非常敬重和愿意相识的。但有时候你总是喜欢碎片化阅读着自己的初恋,长期沉浸在这样一种所谓碎片化的阅读中,就会使自己的执念太深,一切都会变成了零乱,思想被感情雾化成某种固执,情绪会受到影响而难以自拔。.醒来,终究只是一场空。

我是知青,文化程度仅仅只有初中毕业,你是回乡知青又是高中毕业,但你的身份定位却不幸又划在农场职工序列,身份的差别在于下放的程序不同,如是,正如你所言;‘三六九等的身份’在山上就悄然形成蔓延,结局肯定会有所不同。相同的是我们都在石门东山峰农场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,都面对过情与欲的洗礼,还遭遇过雪和雾的浸透。

知青的沧桑岁月,对于回忆者来说,时间是淘洗之后余下的东西,自然已经沉淀在其生命的深层。无论是屡屡抚摸的温暖体验,还是极力想遮掩的痛苦疤痕。谁也忘记不了过去的曾经与曾经经历过的磨难?感受到的都是伤痛。或许是命运的安排,我在山上干了两年零十个月,而你整整干了十二年,我早先于你招工回城,自然东山峰的苦难就没有经历得你那么多和那么复杂!

过去和现在,耳闻目睹,知道你人生遭遇的许多‘奇闻趣事’,如同流血的伤疤经不起触碰,即使是摊到现在,尚能嗅到那‘可歌可泣’的味道来。在70年代,荒唐的政治气候和愚味的思想扼杀着你们初恋和读书的愿望,理想又渺茫的徘徊在群山中,看不到希望。但那种为命运抗争,那种上天所赐予你身上的数学天赋,那种为追求爱情不死鸟的精神,那种面对千人的批斗会,那种被流放到北山队上的荒凉与孤独,

都没有掩饰住你人性的弱点和光芒,一种农场职工与城市女知青的热恋,一种命运折磨的苦难经历被你演绎成轰轰烈烈的一幕让我肃然起敬!为你不平的遭遇唏嘘不已。但你所做的一切,都直为一个‘情’字。看似平常的小事,却总让人鼻头一酸,心头一暖,如此些简简单单的爱,你却经历了坎坷而猝不及防。这些,我想,恐怕就是你至今难易释怀而依然执着的根本动因吧?

在贫困和思想禁锢炙烤的年代,原来你以为爱情可以填满人生的遗憾,然而,制造更多遗憾的。却偏偏是爱情。繁华人间,多少世事无奈,夜彻难眠。可是那份思念还是很浓烈。缘来缘去,红尘之中有多少人值得眷恋,又有多少故事珍藏在心里?又有多少往事散作云烟。走过风尘起落的人间,还有多少爱在心间流转,‘敏呀子’最终像风一样从山峰飘回了长沙,一转身,没给你流泪和挽留的机会。

日本作家渡边淳在《女人拿东西》中说,真正的爱情只在婚姻之外才存在,他还说:“假如没有紧张,男人和女人在精神上和肉体上都不可能进入爱的状态。”从另一方面,也就表示,假如情侣浓情之时步入婚姻,彼此习惯的过程可以使感情升温,也能让感情更脆弱。作为走过情感婚姻的男人,我能领会而不持异议。

对如初恋,你、我都有一种刻骨铭心的共同感觉,但是,在认定初恋的对象时,你、我不一定标准相同,‘敏呀子’是岁月露给你的惊艳,是一个烙在你的脑海里而挥之不去的印记,因为爱过,太过深刻,才会让你永远牵挂。四十四年前你不曾忘却,四十四年后还情随影聚的萦绕在你心里等了一个又一个轮回。

你早已厌倦了孤独,只是思念无处栖息,曾经,坐在情感折腾的末班车上,在视网膜效应的影响下,思绪穿过长沙的繁华,这座城市夜晚的风很大,吹走坦荡与浮夸,你目光焦距,总是在累的时候想家,孤单的时候想她。熟悉的城市,一切都显得陌生,曾经最爱的人千言万语留不住,居然还得不到她任何信息和痕迹?仿佛如云雾般消失得无影无踪。东山峰上的那次相遇,那一种眼神,足以让你们的一生改变。曾经苦难的守候,成为青春里唯一的浓墨重彩。‘敏呀子’啊!不知道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,难道过去的那些美好尚不能存下一丝丝怀念,你非要绝情的把过去全部都忘记吗?我想,这其中恐怕不是一个‘情’字所能抹去的感受,而是‘情’字作祟中延生的那种无奈?



 回到顶部